IPO临近 Uber开始清理性犯罪“案底”洗白形象

文章正文
2019-03-04 10:27

托尼·韦斯特

腾讯科技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2017年11月,托尼·韦斯特(Tony West)担任优步首席法务官后不久,他开始了一项微妙的任务:起草一份透明度报告,以量化有多少人在乘坐优步网约车期间受到了性侵犯。

这项努力是韦斯特帮助清理优步任务的一部分。优步一直在努力解决法律纠纷、安全问题和有问题的企业文化。

因此,韦斯特指示优步员工与非营利组织“全美性暴力资源中心”(National Sexual Violence Resource Center)合作,审查2017年网约车出行过程中发生的221起性侵犯事件。他倾听客服电话,包括一名优步司机说他强奸了一名乘客。该公司开始审查过去的投诉,以确定它是否存有性攻击的证据。

近16个月后,这项工作远未结束。53岁的韦斯特说,“这是一系列严重漏报的情况。当我们继续统计这些数字时,它们实际上可能会上升。”

自从优步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希(Dara Khosrowshahi)请韦斯特来帮助公司扭亏为盈并使其专业化以来,优步已经扫除了许多最引人注目的法律问题。

尽管优步仍在处理数百起法律案件,但韦斯特去年解决了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提起的一起具有小报价值的商业机密盗窃诉讼,并就2016年的一起大规模数据泄露问题谈判达成了一项跨州和解方案。

但韦斯特计划于今年发布的“性侵犯透明度报告”表明,优步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面临的挑战相当棘手。

优步副法律顾问塔米·阿尔巴兰(Tammy Albarran)在谈到韦斯特和透明度报告时说,“他非常坦率地表示,前景不美妙。”

随着优步为备受期待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做好准备,这项工作尤为重要。优步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上周五公布了招股说明书,很可能下个月开始在股市挂牌交易。

优步可能以120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这将令Lyft相形见绌。但要想成功上市,该公司必须减少其法律风险因素,并表明它已经改造了自己的企业文化,关心乘客的人身安全。

韦斯特曾是美国司法部官员,也是曾经竞选美国总统的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妹夫。韦斯特说,他把自己的声誉寄托在优步及其变革上。

“我的名声也摆到了桌面上,对吗?”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韦斯特出生于加州旧金山湾区,毕业于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他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司法部长助理,在此期间他敦促司法部停止支持“捍卫婚姻法案”,并努力减少关塔那摩湾军事监狱的被拘留者人数。

2014年,他成为百事可乐公司的法律顾问,他说,在百事,他学会了如何在一家财富五百强公司从事法律业务。然后在2017年,优步掌门人科斯罗沙希打来了电话。

当时,优步正因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被免职和对其工作场所的调查而步履蹒跚。科斯罗沙希被任命为公司新的首席执行官,他的使命是让公司稳定下来,并成功上市。

在纽约的几次晚宴上,科斯罗沙希向韦斯特提出了将优步转变为一家更能自我批评的公司的想法。

科斯罗沙希说,优步需要一个非常有谈判能力和人际关系的人。“韦斯特两样都有。”

韦斯特跳槽了。他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百事可乐的发展轨迹。”

在优步,韦斯特与几位前司法部同事开始重建法务部。他还面临一些紧迫的法律问题。其中包括2018年初的一次审判,竞争对手Waymo指控优步窃取了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机密。

去年二月份,在审判开始前的那个周末,韦斯特会见了Waymo的律师,准备了结此案。但是谈话以僵局结束。

庭审开始后,有关优步的令人尴尬的消息很快就爆出。韦斯特说,他在法庭上给Waymo的总法律顾问凯文·沃森(KevinVosen)发了短信,两人在休息时间见过面,继续努力寻求和解。

Waymo拒绝就沃森与韦斯特的谈话置评。

审判开始四天后,双方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优步同意向Waymo提供0.34%的股份(当时价值2.45亿美元),以及审核优步自动驾驶技术的权力。作为参考,Waymo曾寻求10亿美元的损害赔偿。

与此同时,韦斯特努力安抚调查2016年数据泄露事件的外部调查人员,优步一直对这一事件保密,并引发了多起违反数据泄露通知法的州诉讼。

韦斯特说,他经常与伊利诺伊州总检察长丽莎·梅迪根(Lisa Madigan)保持联系,以达成和解。他在司法部工作时,两人一直在一起工作。

梅迪根说,与韦斯特成为朋友“在某些方面让谈判变得更容易”。“我们都知道法律,我们都知道问题,我们都知道需要有一个解决方案,”她说。

今年9月,韦斯特和梅迪根同意,优步将向所有50个州支付1.48亿美元,以了结数据泄露调查。

韦斯特还与科斯罗沙希合作,改变了优步的企业文化。去年,韦斯特帮助优步了结了一起价值1000万美元的薪酬歧视诉讼,诉讼对象是三名前女性员工。他还帮助解决了9名被司机强奸、绑架、袭击或骚扰的妇女提起的诉讼。该公司拒绝透露这次和解的条款。

前司法部长小埃里克·H·霍尔德(Eric H.Holder Jr.)在2017年领导了对优步企业文化的调查,他与韦斯特是朋友。他谈到优步时说:“他们仍有工作要做,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重大进展。”

韦斯特如今的一些工作围绕着性侵犯透明度报告展开。优步目前正在培训其客户服务代表,将乘客报告的意外事件分为21类。这一过程是复杂的,例如,优步认为触摸一个人大腿之间的区域涉及到性,而在大腿的其他区域则不是。

由于该公司在64个国家/地区开展业务,培训也必须本地化。韦斯特指出,由于不同的文化规范,这一点很棘手、在欧洲,亲吻脸颊可能是一种常见的问候,但在美国,这可能是意料之外的事。

他说:“对于什么是亲密的,什么是性的,什么是适当的,什么是不合适的,存在着不同的概念和观点。”

韦斯特将在优步工作多长时间尚不清楚;他在内部已经面临着是否会离开优步加入哈里斯的总统竞选团队的问题。韦斯特与参议员哈里斯的妹妹、竞选团队主席玛雅·哈里斯(Maya Harris)结婚。2016年哈里斯当选参议员后,他还共同领导了她的过渡团队。

当被问及他是否会重返政府时,韦斯特给出了否定回答,并说,哈里斯赢得总统大选很可能会阻止他在政府工作,因为他是哈里斯的亲戚。

“这要看很多事情,尤其是:我要回去干什么?”他说。(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